“职人”是一种精神

作者:吉安人事人才网 浏览:1947 时间:2017-1-26 10:41:41
    日本驻中国大使阿南请客那天,我们聊起了敬业这个话题。孙先生放下了筷子,很感慨:“一天东京下大雨,我看见一个清洁工在路上收拾落叶。已经入秋了,风雨中树叶纷纷往下飘,他一遍遍地扫,扫不到的地方就用夹子去夹,看得出那夹子是自制的,很灵巧。我看他一直干了很久,浑身都湿透了。后来又碰见过几次,知道他一天在同一片地方要打扫5次。无论什么天气,他负责的地方总是那么干净。”

  如果你问一个中国孩子长大了想干什么,他们可能会说,科学家、艺术家、宇航员,理想越大越有出息。我问出生在加拿大的侄子:“你长大后想做什么?”他认真地考虑了一会儿,说:“照顾小孩儿的保姆”。

  我也问过许多日本小孩儿这个问题,得到的回答经常是:幼稚园阿姨、邮递员、美容师,都是听起来不那么辉煌却很实在的工作。并且让人惊讶的是,“职人”是很多青年人的选择。所谓“职人”,通常指用手制作东西的人。

  泡沫经济破灭后,日本经济很不景气。而就在这时,“职人”的人气不断上升。这是因为只要你找准了目标,不仅可以每天干自己喜欢的事,而且不会受太多外界环境干扰。

  我采访过几个“职人”。

  一天,我和一个警察聊天,他告诉我说:“我破案的时候认识了一个开锁的人。他技术高超,有兴趣的话,我帮你联系。”

  第二天,在一间不大的门面中,我看到一个胖乎乎的戴眼镜的年轻人,正低头用小锉磨着什么,见我们进来,笑着站起身。他叫户恒慎司,今年28岁,是店主,只管理自己一个人。多年前他远赴美国学习锁技,4年后回国开了这家锁店。

  “警察告诉我,你可厉害了,连银行的金库门都可以打开。”

  这时电话响起,东京新干线的车站边有一辆保时捷跑车动不了。户恒开上车直奔现场,我们紧随其后。果然,一个衣着时尚的小伙子很无奈地坐在路边,边上停着他的“坐骑”。小伙子出示了驾照和有关证明,“我来送朋友,没想到把车钥匙忘在朋友那儿,被带走了”。

  户恒从面包车里拿出一个塑料盒。里面有10多个衣架状的东西。“这是根据不同车型开车窗用的。”他从塑料盒里拿出一根细细的锥状物,往锁眼里捅了捅,“没开呀?”我奇怪。“记在脑子里了。”他说,然后从车里选了一把钥匙,在一个打磨机上磨了两下,一把钥匙就做好了,整个过程不到3分钟。

  他把新钥匙交到年轻人手里,年轻人半信半疑间,“轰隆”一声打着了火。这回我服了!东京对于他来说,简直是座空城。

  “你会了这招儿,周围有人丢了什么,你就会是第一个嫌疑犯。”

  他笑着说:“面子就是我的命!”

  在会津,我还见过一个“泉水荞麦面”的师傅——唐桥宏。全国的荞麦面师傅都慕名前来,就冲这一碗“泉水荞麦面”。顾名思义,这只是一碗连盐也不放的泉水煮面,干干净净,上面漂着两片樱花瓣。唐桥宏每天做同样的事,这一做就是30年。

  “面就是我的命!”泉水煮的不是他的面,而是他的命。

  “职人”是一线劳动者,也是日本社会最基本的推动力。如果你去日本的小工厂看看,无论老少,“职人”们每天都在琢磨怎样才能更快、更方便地工作。他们是真正的发明家,财富的创造者。在日本人的观念中,脚踏实地、平平凡凡的“职人”是值得骄傲的。这点我深有体会,记得在一次采访中,一位风尘女子也把自己称为“快乐职人”,让人不能不叹服这种“职人观念”在日本人心目中的位置。